零Zero

德哈

求各位大大們帮忙找两篇德哈文

一个是哈利重生到斯莱特林,在一年级的时候当上级长,赫敏被分到拉文克劳,荣恩依旧是格兰芬多,一开始因为哈利到斯莱哲林,关系很差,直到哈利从巨怪手中救下他才复合,還有一段是和德拉科一起去見薩拉查遺留在密室的靈魂

另一个是从三强争霸开始,哈利把变成白鼬的德拉科带到格兰芬多的秘密基地解开咒语,然后两个人慢慢关系变好,连带赫敏与德拉科也发展出友谊,在三强争霸的开场舞,哈利邀德拉科一起,说要吓吓大家

樞零 《血泣》

私设
     
零对吸血鬼旡怨恨  (转世後旡记忆)
    
年齡差距大
     
枢是吸血鬼君主
     
零是谜之者

IV

寒冷,一群小孩紅著鼻頭,毫不畏懼的在冰天雪地中遊玩,屁顛屁顛的互相追逐至一棟灰色二層樓建築,在外貌頭齊喊高喊

‘零姐姐¤!出來玩!’ 

聲音一浪大過一浪,住在附近的婦人注意到呼喊聲,笑著走近孩子

蒼老微微沙啞的嗓音響起,明明音量不大,卻仍清晰

‘零回家看父母了’ 

‘耶~零姐姐什麼時候回來呀?’ 

一票孩子異口同聲表達不滿,語調拖的長長的

‘不一定吧’

‘唔……好無聊呦!’

婦人只是笑了笑,看著孩子們撇撇嘴,撤離零的家,返回家中

皺紋逐漸撫平,蒼老的外表變成引人注目的皮相, 棕髮雙馬尾,翡翠色的眸子,體態纖瘦,完全沒有之前面貌的一思影子

少女仔細的確認外頭沒有聲響,一瞬失去蹤影

而外頭,零的家,一堆日用品堆在門前,來自路過的村民

‘唉呀!小零真可憐又被夜族差遣了’

‘搞不懂,那孩子才幾歲’

‘還是個討人喜歡水嫩嫩的女孩’

‘一個人生活就算了,聽說連生活費都沒給’

‘真是可憐’

-----------------------------------

另一方面,在古老的城堡中

‘樞大人,零大人不在騷動挺大的,不分男女老幼 影響十分大’

棕髮綠瞳的女子毫無起伏的聲線響起,明顯是剛才在晝的女人

樞坐在沙發上,撐著下巴

‘是嗎?謝謝妳莉磨,可以去休息了’

微微鞠躬,便輕聲離開

一頭金髮綠眼的男子輕笑出聲調侃起樞

‘樞,你不跟零醬談談他回去的日期嗎?’

‘一條,別鬧了,有時間去看看優姬’

‘好好好’

一條掛著微笑,起身離開

樞獨自在房內,揉揉眉心,心情好不起來

端起桌上的高腳杯,鮮艷的亮紅色液體,細細地品味著,眼眸不經意的瞥向窗外,闇紫色的天空 血色的彎月,灰色的雲彩,黯淡的色調,與那時所見,真是天壤之別

零,在一片雪白的雪山頂,幼小的零,銀髮散布一地

一隻面目猙獰的高等惡魔,屍首分離,特有的血色帶些銀光的血液,濺了零半身,雪白側臉,冰藍色的瞳眸在血色的對映下,顯得十分妖異,水晶紫的瞳眸搖曳,與血色輝映

一地雪白,血色怵目驚心,銀髮上的血色特別明顯,身著夜色長版外套,可殘破的不能蔽體

水藍的天空逐漸趨於闇色,皎潔的月色仿佛被血濺染,緩緩變紅,大地逐步毀滅

零卻完美的像個天使,卻代表殺戮的墮落天使一昔拉,明明像蝴蝶一樣脆弱、美麗,卻令人感到畏懼

樞一行人發現時,零異色雙眸正慢慢變成血紅色 ,目光一刻不離樞

‘吸血鬼,出來的真快’

語調挑釁,敵意畢露,卻興味滿溢的嘴角上翹
,感覺到零的愉悅

樞的下屬,擋在零眼前,可零卻沒有動到武力
,以閃避為主,快速的閃到樞身前

‘獵人?跟以前相比強多了’

樞給出很高的評價,見零身後六人跪地,側腰的血涓涓不止,零手上一罐銀色的藥水,一手一把夜色匕首,零頭也不回把藥扔給星煉

‘想死的話,也沒關係’

零語調隨意,專心的上上下下的打量樞

皺起秀眉,疑惑的問

‘你需要晝救你?還是剛睡醒忘記能力?’

’嗯,說不準是這樣’

聽樞明顯敷衍的語氣,零撇嘴,罵了一聲

‘嘁!騙鬼’

‘位於最後一個未污染區,一開始夜設置的結界變的薄弱,雖然經過五百多年已經不錯了‘

很明顯的轉移話題,零也不介意,一來一回

‘嗯,夜月…呃…就是第一屆獵人會長‘

‘嗯,認識,你們味道也差不多’

‘哦!吸血鬼是屬狗的’

零不客氣的嗤笑,嘲諷

樞依舊微笑,但話裡罵人

’看的出來 血的味道也很像’

在零聽起來『笨,看的出來』

‘嘁!’

零單純的模樣,與這個世界不符

‘喂喂喂!樞!玖蘭樞!’

一個重量和聲音將樞從回憶裡扯回,樞一回神
,回憶的主角正安穩的賴在樞的懷中

‘怎麼?’

零微微皺眉,疑惑的問

‘怎麼了?晝那真的有這麼危險?’

樞輕笑出聲,面對零的瞪視,樞歉意一笑,勾起戲謔的笑容

‘不是,想到第一次見面你的落破樣’

‘嘖!’

零一把搶過樞手上的飲品,一口氣喝下,賭氣似的脫離懷抱,離開房間,不理樞了

¤ (因為零設定十歲,男性特徵不明顯,皮膚白皙透亮,所以不是故意的)

L月 蔓硃砂華

失去魚的泡沫

存在的意義泯滅

如果

你所在的世界只是幻象

只是自己的臆測

如果

    他        還活著

立場對調

會做什麼樣的選擇

也只能是如果……

---------------------------------

三年前

在L逝世後三天,渡將L的所有財產、偽證及真實資料一併交給了月

月坐在調查總部,L最習慣的沙發椅上,連自己都沒發覺

月隨意的翻翻,沒有接觸到秘密的興奮感

接近十幾個的偽證無不都是世上赫赫有名的大偵探

月無奈一笑,默默換算這些偽證的價值,不禁在心裡調侃起L

「這些身價總合夠我養活整家人,還不用工作呢!
  變相的包養呢~大偵探」

翻閱一旁堆疊成一箱箱的黑色文件夾,內容不難猜,就是近四年來發生個個大大小小的事件
,疑惑的詢問一旁的渡

”這是?”

渡禮貌的回應,雖然他足以當月的爺爺了,約七十歲上下

”月先生,這是L處理Kira事件其間,發出的請求 裡頭已經由私家偵探詳細調查,由您決定是否要接受承辦案件”

月撫摸放了一些日子而泛黃的內頁,勾起得體的微笑,眼中卻閃過躍躍欲試的精光,可是語氣卻沒有起伏

‘’也好,代替L,伸張他的正義’’

看著截然不同的兩人一段時間,許許多多的習慣 、表現方式,雖然兩人的思維、態度絕然不同,
但每次爭執所引發的火花,十分燦爛,比L或月獨自一人思考、推理,成果、速度來好且快了很多

渡溫和的微笑,月眼瞳閃爍,找出謎題的興致和鬥志皆被激發出來

那感興趣卻隱藏的表態,渡不禁那麼想

「簡直就是L的化身」

L月 蔓硃砂華

真實......的我    

 

虛假......的你

 

還是我只是那泡沫

 

而你是那吞吐的魚

 

----------------------------------------------------------

 

終究不相信你已死的消息

可笑的是--------親手殺死你的是我

 
始終相信,你會以令人嫉妒欽羨的腦袋,逃脫升天

 
逐漸失焦的雙眼,正說明將會死去

你只是一聲不吭的凝視我,明明只要說出我的身分,你付出許久的努力及時間將會有收穫,廣播媒體應該不介意一次賺雙份的收入,例如十年難得一見的奇才-L,破獲日本警方無解的疑案,可偵辦過程,不幸身亡,一起替這位不知身分的英雄默哀,諸如此類的吧

 

你放在一旁甜的無法繼續溶解的紅茶,沒喝完,視甜食如命的你一定很不甘吧

 

如今,甜品是我唯一與你的牽連,可為什麼嘗起來依舊如此苦澀,最喜愛的咖啡都變得無味
 

那時,刻意忽視你眼中的情緒,我害怕去承受,名為真相的事實

 

我    夜神月   

愛上L   

愛上流河旱樹   

愛上勁敵        

愛上你給的挑戰                        

愛上你所愛的甜食   

愛上你給的信賴   

愛上你不言而喻的在乎

 

我已經愛上------有你的世界

 

在我永遠失去的時候 

 

多麼希望能看見我們立場對調,你,會做出什麼
選擇,有什麼樣的情緒,什麼樣的感受          

會後悔嗎?   還是喜悅?

 
祈願化為泡沫,曾作為 L 這條魚存在過的證明

月跪坐在地,淚水止不住的滑落,浸濕 L 的墳土,無人窺見

枢零 《血泣》

私设
     
零对吸血鬼旡怨恨  (转世後旡记忆)
    
年齡差距大
     
枢是吸血鬼君主
     
零是谜之者

把身上的衣物褪去,裸露出雪白光滑的肌膚,把被血浸濕的黑襯衫泡在河中

水源附近被人族視為禁地,許多妖魔盤據其中 ,一群訓練有素的夜族也不見得敢接近水源,除了零,剩下的大概都是妖魔鬼怪了

而零用石頭圍住身上的衣物,血腥味一絲絲被沖淡,赤身裸體步入水中

一群妖物看著美的不似人間之物的零,連嗜血的本能都煙消雲散,直盯著零

零也不在意,趴在岸邊,本瑰麗的水晶紫及冷艷冰藍色瞳眸不知何時轉換為妖異的血色眸子

燦銀色長髮隨著水流載浮載沉,脖頸的水晶紫複雜圖騰,力量源源不絕的從那散出

零隨手往水裡一抓,一群魑魅正想咬住零的身軀 ,零往上一拋,一大群妖魔鬼怪竄過,魑魅被分的乾乾淨淨

整個身軀泡在水裡,就算妖物竄過,也特地繞一大圈,突然在水中睜開眼睛,一隻低等惡魔纏繞住零的身軀,零不畏懼、不動搖的直視著醜陋的惡魔 ,自己的生死也懶著管

正當惡魔探出血盆大口,惡魔迅速被擠壓成一團肉球,零見怪不怪了

接著,身體凌空,零撥開貼黏在額前的銀髮

映入眼簾的俊美男子雙眸在酒紅色及血色間搖擺不定,一頭棕色及肩的髮,立體五官,與零相比毫不遜色,但比起零多了一分成熟穩重的韻味

‘零,我說過幾次了,你的命是我的’ 溫柔的語氣,霸道的宣言

零乖巧的蹭著男子的頸部,親暱的用鼻子蹭著對方的鼻子,安撫男子的情緒

男子打著赤膊,用自己的上衣裹著零,一手抱起零,零雙手撐在男子的肩上,男子另一手撈起水中的衣物,掛在肩上

醜陋的低等魔物全被斬殺,靛藍色的血液污染透 澈的河流

零輕微皺眉,輕聲開口 ‘樞,這條河也髒了’

零的聲線如暮秋時節的沁涼夜雨,如零一般乾淨透澈

‘沒關係,再找就有’  樞回,附贈揉頭

一邊指使自己的族人搜集食物,一袋袋不屬於人族的血液,零看著忙碌的人群,突然提起

‘樞,我還得回晝’

‘最近不行’  樞秒回答

零的年紀目測小樞至少十幾歲,還是流浪孩子的零和掌權青年的樞,會認識對方,怎麼看怎麼不對

‘我要回去’   零用了肯定句

樞勾起溫和的笑容,令收集血液的族人打了個寒噤

‘哦?回去啊?’威脅的語氣,壓的附近的人打了冷顫 

在場的人外表十分出眾,而樞的氣質與外貌更是少見的好看,零還是個孩子,驚為天人的容貌令許多人期待他的未來

附近,樞的族人,全部跪了下來

零怔怔的眨眼

其中只有一名女子佇立,女子開口 ‘零零,你也知道樞哥哥很難商量,說不定心情不好拿我們開刀’

零指出重點  ‘我記得樞絕對不會傷優姬妳,這麼在意幹麼?有喜歡的人?還是在意的人?’

優姬緋紅著雙頰,羞赧的一笑

‘幹麼這樣! 救人一命嘛! 不錯吧?!’

零嘆了一口氣,直搖頭

‘優姬,小心一點吶!我記得你哥哥好像很可怕 , 親愛的妹妹有了喜歡的人…嘖嘖嘖!有好戲看了’

零幸災樂禍的說,語氣與平常明顯不同

優姬瞥了樞一眼,在與樞溫柔似水的雙眸對上, 立刻撇開目光

優姬任性的說  ‘零你也只能答應啊! ’

零順從的點點頭

‘我知道,笨蛋!  妳應該是最清楚樞的腹黑程度一般人是比不上的’

零勾起微笑,其餘人站起,有些抱歉的看著自族第二大的女子

優姬甩了甩手,哼了一聲,賭氣跑走

‘星鍊’

一名灰色短髮,同色雙眸的女子,微微低著頭

‘是’

‘優姬,麻煩妳了’

‘是的’

星鍊迅速消失在眾人眼前

零抬頭看著抱著自己的青年

‘聽話’ 樞柔聲道

‘樞…… 可是晝 ……’ 欲言又止的模樣令樞無奈一嘆

‘零,違背誓言者除了死,否則就是比死更慘’

面對樞毫不留情的言語,零垂首,雪白的側臉, 妖異的血眸,淡淡的哀傷,一瞬便消失

零勾起嘲諷的笑容

‘算了,人性得慢慢磨滅掉’

樞揉揉零的頭,沉聲道

‘人類是會說謊的物種,不像非人族講求信用,記清楚了’

零拽著樞的脖頸 悶悶的嗯了一聲 整個人縮在樞懷中

枢零 《血泣》

私设
     
零对吸血鬼旡怨恨  (转世後旡记忆)
    
年齡差距大
     
枢是吸血鬼君主
     
零是谜之者

‘小零零,回來不有人反對’

‘零,你父母很想念你’

‘回來夜族雖然會覺得累,但這還是你的家啊’

零無奈的咧嘴

‘您也知道,除了幾戶人家同意我定居夜族,其他可都反對’

幾乎每天都有的對話,不知是失憶,還是什麼,老人家每天重複一樣的話,都不覺得累

可作為聽眾的零已經很厭倦了,可表情依舊淡然 ,對談一結束,零毫不猶豫,穿上黑色的長外衣,用皮帶扣緊,對長老點頭致意,便推門而出

夜族的人一見到他,便自動讓出一條路,竊竊私語的責罵,零置若罔聞的走,表情絲毫沒有變

突然零抬頭,側身一讓,一隻有著兩對血紅雙眸 四肢粗如樹幹的鬼獸,突破結界,可零依舊面色不改,幾個小孩嚎啕大哭起來

鬼獸血眸蠢蠢欲動,撲向抱著孩子奔騰回家的父母,一個女子尖叫出聲,零抬眸一看,鬼獸近在那人眼前

零嘆了一口氣,暗自抱怨

“槍沒帶”

突然從天掉下一隻短棒,零眨眨眼,捕捉送貨的人,金髮綠瞳

[架院曉]

零隨手一握,轉變為鐮刀狀的武器,上面滿滿都是咒紋,第一次碰過的武器,零卻能駕馭自如,三兩下的解決鬼獸

不知道今天怎麼了,接二連三的鬼獸入侵,有些小孩被自己父母遺留,小臉上寫的是絕望

零咂舌,在地上畫上結界,行動時順便抓幾個小孩扔進去,而且十分神準,待小孩安全後,異色雙眸眸轉化成血眸,威壓使鬼獸落慌而逃

零看了一眼本來最強的夜族,墮落了

推荐

瓶邪 〖一眼万年〗

泪有点鹹 有点甜

你的胸膛吻着我的侧脸

回头看踏过的雪

慢慢溶化成草原

而我像你 沒有一秒 曾後悔

爱那么綿 那么粘

海岸线越让人流连

总是美的越蜿蜒

我们太倔強

连天都不忍在反对

深情一眼 挚愛万年

几度恋恋不滅

把铺成紅毯

見證我們的極限

心疼一句 珍藏萬年

深情就該比 {永遠更遠} 可替(誓言更永遠)

要不是滄海桑田

珍愛怎麼會浮現

最近班上同學瘋狂追《盜墓筆記》,恰好摯愛盜筆的我,搜集了一堆,小說、漫畫及周邊,尤其一堆腐化嚴重的男女,更十幾人共享一本,聽他們講的露骨,懷疑他們節操飛到太空哩!

小哥和吳邪可所是自然流露,莫名就被自己送做堆了,支持瓶邪、黑花和三潘,特愛瓶邪,第一組cp雖然是樞零,但第二組瓶邪,可是跟樞零不同風格的

樞零可說是相愛相殺,吸血鬼的階級差異,倔強的零,和面對優姬以外特別強勢的樞(也可以說是針對零),血的誘惑,零的倔強,樞的霸道 ,不是耽美漫畫真是可惜,人物不是美男、型男 ,就是暖男(有嗎?)



VK cp

夜刈十牙(型男)
             ×
黑主灰閻(暖男?)

一条拓麻(暖男)
             ×
支葵千里(美男?)

玖蘭樞(美型男or腹黑君)
                    ×
錐生零(美型男or傲嬌君)

架院曉(型男)
           ×
藍堂英(美男or炸毛君)


盜筆cp

張起靈(別稱小哥、啞巴[張]、族長)
                               ×
吳邪(別稱小邪、小三爺、吳小佛爺)

吳三省(別稱三爺)
             ×
          潘子

                     

                       黑眼鏡
                            ×
解雨臣(別稱解雨花、小花、花兒爺)

DN cp

L•Lawiet(別稱流河旱樹)
                   ×
    夜神月(別稱Kira)

               可逆

網王 cp

越前龍雅
       ×
越前龍馬

手塚國光
       ×
不二周助

(只看過這兩個)

食戟 cp

四宮小次郎
        ×
幸平創真

黑木場涼
      ×
  葉山亮

(只看過這兩個)

名柯 cp


黑羽快斗(怪盜基德)
                 ×
工藤新一(江戶川柯南) 

(只看過這組)

遊戲王 cp

亞圖姆
      ×
武藤遊戲

上面這些都是熱門小說或漫畫

↘ 以下(推薦一本冷門小說  暗有cp)

懸疑偵探(表面),耽美(隱藏)

神探少年事件簿

曖昧、清水向

越接近結尾越是如此

兩人都不知道為何對對方這麼在呼

想看同人文呀~

枢零 《血泣》

把身上的衣物褪去,裸露出雪白光滑的肌膚,把被血浸濕的黑襯衫泡在河中

水源附近被人族視為禁地,許多妖魔盤據其中 ,一群訓練有素的夜族也不見得敢接近水源,除了零,剩下的大概都是妖魔鬼怪了

而零用石頭圍住身上的衣物,血腥味一絲絲被沖淡,赤身裸體步入水中

一群妖物看著美的不似人間之物的零,連嗜血的本能都煙消雲散,直盯著零

零也不在意,趴在岸邊,本瑰麗的水晶紫及冷艷冰藍色瞳眸不知何時轉換為妖異的血色眸子

燦銀色長髮隨著水流載浮載沉,脖頸的水晶紫複雜圖騰,力量源源不絕的從那散出

零隨手往水裡一抓,一群魑魅正想咬住零的身軀 ,零往上一拋,一大群妖魔鬼怪竄過,魑魅被分的幹乾淨淨

整個身軀泡在水裡,就算妖物竄過,也特地繞一大圈,突然在水中睜開眼睛,一隻低等惡魔纏繞住零的身軀,零不畏懼、不動搖的直視著醜陋的惡魔 ,自己的生死也懶著管

正當惡魔探出血盆大口,惡魔迅速被擠壓成一團肉球,零見怪不怪了

接著,身體凌空,零撥開貼黏在額前的銀髮

映入眼簾的俊美男子雙眸在酒紅色及血色間搖擺不定,一頭棕色及肩的髮,立體五官,與零相比毫不遜色,但比起零多了一分成熟穩重的韻味

‘零,我說過幾次了,你的命是我的’ 溫柔的語氣,霸道的宣言

零乖巧的蹭著男子的頸部,親暱的用鼻子蹭著對方的鼻子,安撫男子的情緒

男子打著赤膊,用自己的上衣裹著零,一手抱起零,零雙手撐在男子的肩上,男子另一手撈起水中的衣物,掛在肩上

醜陋的低等魔物全被斬殺,靛藍色的血液污染透 澈的河流

零輕微皺眉,輕聲開口 ‘樞,這條河也髒了’

零的聲線如暮秋時節的沁涼夜雨,如零一般乾淨透澈

‘沒關係,再找就有’  樞回,附贈揉頭

一邊指使自己的族人搜集食物,一袋袋不屬於人族的血液,零看著忙碌的人群,突然提起

‘樞,我還得回晝’

‘最近不行’  樞秒回答

零的年紀目測小樞至少十幾歲,還是流浪孩子的零和掌權青年的樞,會認識對方,怎麼看怎麼不對

‘我要回去’   零用了肯定句

樞勾起溫和的笑容,令收集血液的族人打了個寒噤

‘哦?回去啊?’威脅的語氣,壓的附近的人打了冷顫 

在場的人外表十分出眾,而樞的氣質與外貌更是少見的好看,零還是個孩子,驚為天人的容貌令許多人期待他的未來

附近,樞的族人,全部跪了下來

零怔怔的眨眼

其中只有一名女子佇立,女子開口 ‘零零,你也知道樞哥哥很難商量,說不定心情不好拿我們開刀’

零指出重點  ‘我記得樞絕對不會傷優姬妳,這麼在意幹麼?有喜歡的人?還是在意的人?’

優姬緋紅著雙頰,羞赧的一笑

‘幹麼這樣! 救人一命嘛! 不錯吧?!’

零嘆了一口氣,直搖頭

‘優姬,小心一點吶!我記得你哥哥好像很可怕 , 親愛的妹妹有了喜歡的人…嘖嘖嘖!有好戲看了’

零幸災樂禍的說,語氣與平常明顯不同

優姬瞥了樞一眼,在與樞溫柔似水的雙眸對上, 立刻撇開目光

優姬任性的說  ‘零你也只能答應啊! ’

零順從的點點頭

‘我知道,笨蛋!  妳應該是最清楚樞的腹黑程度一般人是比不上的’

零勾起微笑,其餘人站起,有些抱歉的看著自族第二大的女子

優姬甩了甩手,哼了一聲,賭氣跑走

‘星鍊’

一名灰色短髮,同色雙眸的女子,微微低著頭

‘是’

‘優姬,麻煩妳了’

‘是的’

星鍊迅速消失在眾人眼前

零抬頭看著抱著自己的青年

‘聽話’ 樞柔聲道

‘樞…… 可是晝 ……’ 欲言又止的模樣令樞無奈一嘆

‘零,違背誓言者除了死,否則就是比死更慘’

面對樞毫不留情的言語,零垂首,雪白的側臉, 妖異的血眸,淡淡的哀傷,一瞬便消失

零勾起嘲諷的笑容

‘算了,人性得慢慢磨滅掉’

樞揉揉零的頭,沉聲道

‘人類是會說謊的物種,不像非人族講求信用,記清楚了’

零拽著樞的脖頸 悶悶的嗯了一聲 整個人縮在樞懷中